提高綠色競爭力,能源企業作表率

發布日期:2022-05-20 08:38
       截至2021年底,我國存續的“泛ESG”公募基金約200只,總規模突破2600億元,較2020年末近乎翻倍增長,新發產品數量接近過去5年的總和。從應對監管到主動作為,我國正持續完善企業碳核算標準規范的體系建設,探索符合國情的企業氣候信息獲取方式。

       2021年A股年報季告終,多家上市公司的環境、社會和公司治理(ESG)報告陸續出爐。根據中國上市公司協會統計,共有1408家公司獨立發布報告,另有4660家公司主動披露加強環境保護等信息。中國上市公司協會第三屆會員代表大會指出,近九成上市公司召開了2021年業績說明會,其中約1/4披露了ESG或社會責任報告。

       ESG關注什么?“環境”指標是關鍵,尤其是在降碳要求下,相關信息披露越來越受重視。記者注意到,作為減排主力軍,能源企業表現積極。從煤炭、油氣、化工等傳統能源行業,到風光、電動汽車等新能源領域,從中煤能源、東方電氣、浙能電力等大型央國企,到寶豐能源、晶科能源等民營龍頭企業,紛紛主動披露減污降碳、綠色發展情況。

政策加持,市場相關方重點關注

       在日前舉辦的“企業氣候信息披露與碳市場機制”圓桌論壇上,來自能源、環保、金融等多個領域的人士一致認為環境信息的披露至關重要。“無論是作為綠色金融的五大支柱之一,還是作為氣候投融資的關鍵抓手,ESG環境信息披露均被反復提及。在落實‘雙碳’目標的大背景下,企業環境信息尤其是氣候信息,越來越受到市場利益相關方的重點關注。”中節能生態產品發展研究中心有限公司總經理、氣候投融資專委會副秘書長廖原稱。

       “一帶一路”綠色發展國際研究院執行院長張建宇表示,實現碳中和目標,要求政府、企業、個人等相關主體將“碳”納入日常決策,氣候信息披露是基礎。“目前已有不少企業開展信息披露行動,但存在自愿披露格式不統一、數據不清晰、缺乏統一方法學等問題。生態環境部印發的《企業環境信息依法披露管理辦法》已于今年2月正式生效,對企業環境信息披露作出了更加規范、要求更高的部署。”

       數字更有說服力。截至2021年底,我國存續的“泛ESG”公募基金約200只,總規模突破2600億元,較2020年末近乎翻倍增長,新發產品數量接近過去5年的總和。在資本市場,ESG已成為影響投資決策的重要參考。在此背景下,證監會于4月15日發布的《上市公司投資者關系管理工作指引(2022)》,首次將ESG納入上市公司投資者關系管理的溝通內容。

       “對于企業特別是上市公司而言,碳排放信息披露是ESG可持續發展指標中最重要的信息之一,可以幫助企業提高氣候風險管理的意識和能力,也可以幫助利益相關方,包括公眾、投資者、監管機構和政策制定者,了解企業碳減排的目標和行動。”中國石化綠色低碳處副處長王之茵稱。

主動作為,把綠色低碳寫進KPI

       相比前期,環境指標不再只是停留在概念層面。剛剛過去的年報季,主動披露的企業明顯多了起來。

       寶豐能源2021年度環保總投入9.49億元,“我們以每年新增3億標方綠氫的速度不斷擴大產能,未來將形成年產百億標方、百萬噸綠氫產業規模……為國家實現‘碳中和’目標助力”;中煤能源積極參與全國碳市場,100%按期完成首年度履約,“公司萬元產值綜合能耗(2015可比價)1.295噸標準煤/萬元,同比下降7.23%。原煤生產綜合能耗4.14千克標煤/噸煤,處于行業先進水平”;中國石化將碳的“凈零”排放作為終極目標,加速打造低碳競爭力,“2021年實現節能96.7萬噸標煤,相應減少二氧化碳排放238萬噸。”越來越多企業把“綠色低碳”寫進KPI,不再是被動完成減排任務。

       “寶武是全球最大的鋼鐵企業,去年代表鋼鐵行業發布了碳減排宣言,今年將首次發布集團綠色低碳發展報告,除了披露二氧化碳減排情況,還將披露包括另外5個類別、7種氣體,涵蓋供應鏈整個碳足跡的碳排放核算結果,而且數據經第三方機構核查驗證。”寶武集團碳中和辦公室碳減排高級專員李愛菊舉例。

       另據王之茵介紹,中石化已發布國內首只油氣行業綠色債券、推出首船碳中和原油,正在計劃成立中石化碳中和基金。“整個碳信息披露工作是從被動滿足監管要求,到主動應對氣候變化的轉變過程。未來,我們會更新完善碳信息披露的管理制度,進一步通過信息化、智能化加強數據管理。在綠色投融資過程中,金融機構會進行相關金融調查,了解碳排放、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的信息,這些要求也促使我們提升碳排放信息披露工作。”

規范披露,以提升信息質量為核心

       披露要求不斷提高,挑戰隨之而來。記者了解到,現有報告質量有待進一步提高,部分企業的理解不到位,管理體系不夠健全。在企業個體披露的基礎上,下一步還需細化到分行業、分板塊、分產品的披露標準,與同行業、同類產品實現對標,同時挖掘減排潛力,進而倒逼氣候信息披露能力提升。

       “氣候信息披露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,需要分步實施,每個區域、每家企業的情況也不一樣。”李愛菊建議,明確信息披露主體、統計口徑,明確量化數據類型,以及不同企業的披露方式,制定實施細則,通過碳市場披露的數據要經過第三方核查機構核查,確保透明性和真實性。“企業要加強碳排放數據管理,通過相關法律法規的學習提高數據披露質量。

       以典型的高碳排放企業為例,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戰略與研發中心高級專員張倩云認為,披露應當以定量指標為重點,明確數據量化的核算方法,盡量提供可比較對標的數據。“采用第三方驗證方式,對披露報告使用的數據進行記錄、整理和分析。建議根據各行業特色來建立關鍵性指標,更全面反映企業能效水平、碳排放績效,并開展同行業對標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們發現,金融機構碳核算離不開企業碳信息披露,尤其是氣候投融資,一定要有企業信息作為基礎。科學有效的核算方法,不僅能提高信息披露質量,也能提升企業披露信息的動力。”廖原透露,多地大數據正在為金融機構、企業建立“碳賬戶”,部分環境交易所也在依托碳市場數據平臺展開探索,“接下來將持續完善企業碳核算標準規范的體系建設,探索符合我國國情的企業氣候信息獲取方式和模式。”